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封底

只有我穿着新衣服的女儿,才能把我叫醒

 
 
 
 
 
 
 

积雪

2015-3-21 16:02:56 阅读48 评论0 212015/03 Mar21

就是些灰烬
但风吹不动它。如此静谧
积雪之上任何活物
都让我误以为是幽魂
 
它反光,埋葬一切
又呵护一切
如此完整的积雪,我甚至
不敢踩上去
 
只有孩子们敢在积雪上面打闹
留下的脚印
像是刚刚长成的疤痕
又像是一种嘲讽

作者  | 2015-3-21 16:02:56 | 阅读(4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在下雨

2015-3-21 16:02:26 阅读29 评论1 212015/03 Mar21

在下雨,在决裂。
在穿针引线缝缝补补,
在无语看波澜。
在林阴里拾起蝉蜕,这轻薄的
小棺材!在一把刀的锋刃上
闻到一丝幽香……
在低头,
在剪指甲,
在一幅画的留白处,涂上白色。
在等雨停,在等天明,在等那盆菊花
开一朵金黄的叹息。

作者  | 2015-3-21 16:02:26 | 阅读(29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春末记事

2015-3-21 16:02:00 阅读17 评论0 212015/03 Mar21

这瓶墨水买多久了
我不记得了——意思是
我记得买很久了
是啊,我找到它后,都不敢
把瓶盖拧开,仿佛
它是潘多拉盒子
没那么严重,可以想象
会有一股难闻的气味
最坏的情况是
墨水已经全干,结成了
硬梆梆的一整块
事实正是这样
我只好往瓶里加点水
用筷子使劲搅拌
水可真是个好东西
半分钟后,又是一瓶墨水了
我赶紧拿起毛笔
蘸上墨水,在一张红纸上写下
换季洗货,全场五折

作者  | 2015-3-21 16:02:00 | 阅读(17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树蔸

2015-3-21 16:00:39 阅读14 评论0 212015/03 Mar21

一个树蔸能烧三日三夜——
我想象着这棵树有多高
占有多大面积的领地和领空
树上,有多少只鸟窝
树下,有多少只蝉蜕——这些安静的
已经坍塌的小城堡!在冬天
在无休无止的雪中,一个空啤酒瓶的旁边
我忽然想起一棵树在夏天
布置的浓阴:
在一个季节中开垦出另一个季节
在广阔天空下画地为牢
让人离群,但不迷失
就像这个熊熊燃烧的树蔸,将火光
映上我们冰冷的脸庞

作者  | 2015-3-21 16:00:39 | 阅读(1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2015-3-21 15:59:51 阅读24 评论0 212015/03 Mar21

装吧,你都这个样子了,
还能装成什么样?
你以为眼睛小,世界也会小,
小如一首歌飘渺的尾音?
 
你错了。便撒娇,
满地打滚。所谓打滚,
就是翻来覆去,不断变换位置,
以获得某种平衡。
 
你平衡了吗?
大吼一声,你怒了。
你搬起石头——你能把石头
砸向哪里,除了自己的脚?
 
雪来得多么及时。
你睡了,睡得心安理得。
也不会梦见什么,比如一朵
你曾嗅过的野花。

作者  | 2015-3-21 15:59:51 | 阅读(2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猫头鹰

2015-3-21 15:59:18 阅读23 评论0 212015/03 Mar21

出于本能,猫头鹰躲着白日,
躲着我。我能知道些什么,
它锐利的爪子,威严的样子,
都不过是“据说”。
 
据说它在黑暗中的视力比人类
好一百倍。但是,它能看见
在树叶背面驰骋的蜗牛吗?
能看见睡梦里吹口哨的快活少年吗?
 
那么黑。黑自有黑的道理。
何不闭眼让田鼠逃脱,回到
温暖的巢穴?夜,其实是一次过滤,
——醒来的眼睛最清澈。
 
但猫头鹰仍在树上,仍占据着
旷野的制高点。
它是公开的潜伏者,合乎自然法典。
智慧的田鼠,今晚有何妙计?

作者  | 2015-3-21 15:59:18 | 阅读(2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松鼠

2015-3-21 15:58:50 阅读19 评论0 212015/03 Mar21

一只松鼠端坐在
用松塔布置的迷魂阵中。
没有石头滚下山去。
仿佛一种宿命。
 
它在思考什么?
它的比身体还要长
还要大的尾巴,平放地面,
俨然一座无言的堤坝。
 
尾巴是松鼠的第五只脚。
松鼠的脚,不是用来奔跑,
而是用来跳跃的。
从一棵树,到另一棵树。
 
冬天没有树,只有雪。
我找不到松鼠,只好猜想
它一定在雪下面,
靠着尾巴,享用松塔。

作者  | 2015-3-21 15:58:50 | 阅读(19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梅花鹿

2015-3-21 15:58:26 阅读19 评论0 212015/03 Mar21

它的头上长着两棵快要枯死的树。
它低头饮水的时候看见
这两棵树,在溪中,变成
鲜嫩的妖娆水草。
 
它奔跑起来,比子弹更快。
它不知道要去哪里,
也许哪里都无法安置
这些飘舞的梅花。
 
一部分青草向后退,
一部分青草在后面追。
它是青草的情人,又是青草的
敌人。它有一滴硕大的泪珠
 
做眼睛,倒映肃穆的天空。
它朝着天边最远的那颗星
发出最原始的一声悲鸣。
它为坚硬的牙齿感到羞耻。

作者  | 2015-3-21 15:58:26 | 阅读(19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河马

2015-3-21 15:57:46 阅读12 评论0 212015/03 Mar21

如果四处皆黑暗,便无所谓
方向。如果永远在水中,
何必在乎沉浮?河马,一种草食动物,
却俘获了整个世界。
 
而我正将它饲养。
它爱吃疯长的水草,我便是
一场没心没肺的六月雨。
我要看着河马慢慢长成一座孤岛。
 
天黑了,河马与水里的星星嬉戏。
而我是哪一颗?我多么期盼
是被它不小心吞下的那一颗——
我将照亮一座逐浪的城堡。
 
呵,安静的公元前,安静的
天尽头。“愈是孤独,愈是敬畏。”
而这只鸟多么幸运,它落在了
河马露出水面的闪亮脊背上。

作者  | 2015-3-21 15:57:46 | 阅读(12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狐狸

2015-3-21 15:53:33 阅读22 评论0 212015/03 Mar21

在山中,我想遇见一只狐狸,
我要和它商讨如何让一座断崖
悬空而又踏实,那只灰兔
得以回到它的三个隐蔽的家。
 
在山中,树阴就是囚牢。
诡谲的光斑,可是狐狸的眼睛?
世间已无可信赖,除了这些枯枝
搭建的剧场上的风流云散。
 
而此刻,静谧养活的狐狸
突然现身,它竖起的双耳,
嘲弄般地颤动了一下。我伸过手去,
抓到的却是它的第十条尾巴。
 
那是一束开败的苍茫,或者
仅是一些全无心肝的灰烬?
我实在不配与狐狸相遇,在深山,
在这棵枝条倒垂的枯树下。

作者  | 2015-3-21 15:53:33 | 阅读(22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